您现在的位置: 广州热线 > 娱乐 > 明星 > 正文

脱口秀女演员的战场不是“赢”这么简单

来源:广州热线综合

时间:2019-09-26 19:17
脱口秀女演员的战场不是“赢”这么简单

  思文形容自己是戴着面具的人,在讨好的性格里,有天生的成分,也有后天的家庭因素。她是第一代留守儿童,母亲常年在广州做生意,她跟着姥姥长大,十几岁时才第一次见到父亲。习惯于讨好的性格在十八岁时出现了一次副作用,她在高考临近的时候抑郁,最终成绩一般,靠学习成绩和别人赞许建立起的自信随之变得脆弱。许多年后,她用生命灵数给自己测试,发现自己的抗压能力几乎为零。这是努力、幽默都解决不了的事,后来也就不纠结了。


在脱口秀这个行业里,更多的还是男性(从上到下庞博、李诞、程璐、梁海源)。

某综艺节目录制期间,思文与傅首尔、赵英男合影留念。

“笑嘛喜剧”一周年,“程璐思文专场演出”在长沙举行。

思文与程璐是夫妻,也是同行、同事、兄弟。
  9月22日晚,第二季《脱口秀大会》正式收官,思文成为唯一一个进入前三名的女脱口秀演员。
  从素人到艺人,思文完成了事业上的跃升,随之而来的名利,又让跃升被无限放大。今年夏天,同学来家里做客,看到化妆台上堆着一整排口红,向她感慨,你现在真是活到了女人的极致。在互联网世界,这句话更容易被翻译为人生赢家或女性榜样。
  思文的微博有近83万粉丝,女性居多,且活跃。粉丝喜欢她吐槽老公程璐的段子,似乎可以从中投射自己,向琐碎生活寻求潇洒的余地。她的代表作,渐渐开始代表她。
  身处浪潮,成为榜样,在自我与人设找到黄金分割点之后,用什么标准看待自己和生活,似乎是一个以解构现实,传递价值为职业的表达者必须直面的问题。
  曾经很长时间怀疑自己的喜剧能力
  第二季《脱口秀大会》总决赛现场,思文在倒数第二轮的battle赛中,以一票之差输给王建国,失去了与卡姆争夺总冠军的机会,总成绩位列第三。当晚的庆功宴上,李诞对思文说,如果是你最后和卡姆PK,结果还真不一定吧。思文说,季军挺好的,卡姆都在舞台上露胸了,没法跟他PK。
  在总决赛登场之前,思文并不满意自己的稿子,素来表现稳定的她,在这一季中已有失手的经历,关于夫妻关系的吐槽,副作用开始显现,观众审美疲劳了。王建国评价思文的作品,总在观众前面,又总在观众够得着的地方。从另一个角度理解,这是一种安全操作,如同思文此前的人生——稳定压倒一切。
  是否走出题材的舒适区,某种程度上,就像当初离开国企成为脱口秀演员一样,是享受安稳与不甘于安稳之间的博弈,唯一不同的是,如今她除了现实的提醒,还多了主动的勇气。这是脱口秀带给她的,经过几年的舞台摔打,她擅长讨喜的性格,开始在自己身上起作用。
  即使出场时心理上有些不笃定,但这场表演的最终得票数依旧是思文式的,稳定仍在产生效应,“其实稿子就那样,表演也就那样。”她发现自己可能真有一些属于舞台的天赋,包括观众缘。
  她记得第一次在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上表演,整场冷掉,只有最后一个包袱响了,其中还有鼓励的成分。下台后,整个人陷入自绝于行业的尴尬。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是电视节目,团队会做收视分析,在那期节目里,收视率的峰值出现在思文表演的时段,至今她都觉得是段挺神奇的经历。
  好友梁海源觉得思文这些年最大的变化,是开始享受舞台和表演。在某期录制现场,梁海源坐在台下,看着思文上场的瞬间,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熟悉的女生有些不一样,“大家(出来)都是选手,她出来你感觉是个明星。”
 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思文怀疑自己喜剧上的能力。签约笑果文化之前,她在深圳演出不超过五场,随后一纸合同,她成了专业人士,她的不安中,还有另一个因素,是她所得到的合同,有一部分她是编剧程璐的妻子的缘故,像一个附属角色。
  签约两个月后,同一批演员去北京做线下演出,公司没有通知思文参加,她想,自己是不是已经差到公司连动车票都不想承担的程度。“就是觉得自己不匹配这个工作,这份工资”,在思文的回忆里,那时候感觉随时会被辞掉,公司之所以还没动手,可能是考虑程璐的面子。
  别人费尽心力争取的她却唾手可得
  现实的转折发生在2015年的“残酷开放麦”现场,那是这一季《脱口秀大会》线下选拔赛的雏形,演员的表演会被投票打分,笑果文化创始人叶烽依据打分评判演员的作品。已经开始考虑转型当瑜伽教练的思文被程璐拉着去参加。
  那天她表演的段子多是吐槽男人,演出后,叶烽的评价是“完全没想到”。叶烽建议她,以后可以多用女性的角度,形成自己的风格。忽然的认可只是缓解了思文的焦虑,但并没有勾起她额外的欲望。有朋友在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播完后给她发微信说,为什么你站在台上总是一种想逃跑,想赶紧结束的感觉,别人表现得都是留恋和享受。
  对思文来说,从线下演出中突围,动力并非是赢得更大的舞台,她只是不愿意被淘汰而已,就像最初不想被公司辞掉一样。这种心态也曾短暂地在这一季节目里出现。所有人都想赢,她并不特殊。“残酷开放麦”,关键词是残酷。
  半决赛舞台上,张博洋在表演结束后表示,无论当场得票高低,都不会再参加下一轮比赛,他已经没有了创作状态。节目开播前几期,就有之前的人气选手因为接连落选,向节目组提出退赛,后来在“残酷开放麦”环节晋级,才收回决定。
  一季节目下来,她重新认识了一些人,当然,也被别人重新认识。这几年,她是被公司保护的选手,上一季《吐槽大会》,她因肾结石复发,节目组不断地跟她确定,是否真的不来。一直到节目最后,这个行业里最具影响力的舞台,仍为她留有绿色通道。思文说,或许因为这个行业里女生太少,她得到了一些性别上的福利。
  思文唾手可得的机遇,对别人来说,需要费尽心力争取,被质疑已不可避免,她也需要一次新的证明。

上一篇:明星被骗经历,李沁被骗光多年积蓄 下一篇:没有了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广州热线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广州热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,读者热线:0755-83532025 。

关于我们 - 广告服务 - 热线招聘 - 商务合作 - 广州热线合作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
广州热线 SZONLINE.NET ©1997-2016 运营维护:深圳市都市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:粤B2-20080137 网站备案:粤ICP备16039037号-1